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mpjyg.icu)!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美國詩人史蒂文斯:詩歌是想象與真實之間一份必不可少的婚約

2019-04-08 09:26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美國現代詩人華萊士·史蒂文斯

  美國現代詩人華萊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1879-1955)

  初識華萊士·史蒂文斯的人多半不會想到,這位曾在20世紀50年代左右多次拿下重要詩歌獎項(包括一次波林根獎,一次普利策獎,以及兩次國家圖書獎),并被文學評論家哈羅德·布魯姆稱為“美國現代最優秀、最具代表性的詩人”,一生與主流文學界鮮有往來。在私人生活中,史蒂文斯與人們慣常對詩人的想象十分相悖——“隱居”于遠離紐約文藝圈的康州小鎮,年僅35歲便在某保險公司穩坐副總裁之位,生活平靜而富足,直至晚年也沒有為財發過愁。“成功的商人”幾乎成為了史蒂文斯繼詩人之后第二個公認的頭銜。這在眾多以清貧自居的詩人之中,實屬罕見。

  不過,在史蒂文斯的詩歌中,人們并未看出多少“世俗”的痕跡,相反,從第一本詩集《簧風琴》(1923)到之后的《秩序的觀念》(1936)、《彈藍色吉他的人》(1937)、《運往夏天》(1947)等,多數人認為史蒂文斯的詩歌受到了法國象征主義詩人的影響,善于運用簡潔的語言描繪抽象而復雜的意象,具有強烈的藝術色彩。譬如,著名詩篇《看一只黑鳥的十三種方式》和《壇子軼事》明顯體現了繪畫中所運用的審美秩序,而長詩《彈藍色吉他的人》則以辯證的哲思闡述了想象與現實之間的復雜關系。

  除此之外,史蒂文斯在現代詩壇中的“另類”還體現在對詩歌本質的理解上。與同時代的葉芝、艾略特等崇尚傳統宗教的詩人不同,史蒂文斯在詩中展現出了明顯的“無信仰”傾向。在2018年出版的詩文錄《我可以觸摸的事物》中,史蒂文斯曾于一篇受獎詞中提到,他將詩歌視為生活的律令之一。他肯定生活本身所具有的價值,并希望通過詩歌來感知生活中的和諧。他甚至極其生動地將詩歌比喻為“想象與真實之間的一份必不可少的婚約”,而且不無樂觀地說,“這份婚約如果成功的話,其結果將是完滿的”。

  在書中所收錄的詩歌、文論和隨筆中,我們不難發現,想象與真實始終是史蒂文斯在創作中的關鍵詞。在史蒂文斯看來,詩歌并非虛無縹緲之物,事實上,它貼近人們實實在在的生活。在史蒂文斯筆下,詩歌正是借由想象與真實之間的相互依存,讓人們在異常中感知到正常,在混亂中感知到秩序。

  看一只黑鳥的十三種方式

  I

  二十座雪山中間,
  唯一移動的東西
  是黑鳥的眼睛。

  II

  我有三個想法,
  像一棵樹
  上面有三只黑鳥。

  III

  黑鳥在秋風中盤旋。
  它是啞劇的一小部分。

  IV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
  是一。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和一只黑鳥
  是一。

  V

  我不知道選擇哪一個,
  是變形之美
  還是影射之美,
  是吹口哨的黑鳥
  還是剛吹完口哨的。

  VI

  冰錐充滿了長窗
  用野蠻的玻璃。
  黑鳥的影子
  穿過它,來來回回。
  情緒
  在陰影中追尋
  一個無法解釋的原因。

  VII

  哦,哈達姆的瘦漢子們,
  為什么你們要想象金鳥?
  你們難道沒有看見黑鳥
  怎樣在你們周圍
  女人們的腳邊走動?

  VIII

  我知道高貴的口音
  和流暢的、不可回避的節奏;
  我也同樣知道,
  黑鳥涉及
  我所知道的東西。

  IX

  當黑鳥飛出視野,
  它畫出眾多圓圈之一的
  邊緣。

  X

  看見黑鳥們
  在綠光中飛,
  就連聲音悅耳的老鴇
  也會尖叫起來。

  XI

  他駕駛著玻璃馬車
  在康涅狄格州奔馳。
  曾經,有一種恐懼將他刺穿,
  他錯把自己
  馬具的影子
  當成了黑鳥。

  XII

  河在動。
  黑鳥一定是在飛。

  XIII

  整個下午都是黃昏。
  天在下雪
  天就要下雪。
  黑鳥棲在
  雪松枝頭。

  壇子軼事

  我在田納西的一座山上
  放了一只壇子,壇子是圓的。
  它使得凌亂的荒野
  向山圍攏過來。

  荒野向它升起,
  在四周蔓延,不再荒涼。
  壇子在地上是圓的
  高高的,一座空中港口。

  它支配各界。
  壇子灰暗而光禿。
  它沒有貢獻出鳥雀或灌木,
  不像任何田納西別的事物。

  十點鐘的幻滅
  房屋里鬧鬼的
  是那些白睡袍。
  沒有綠色的,
  也沒有紫色帶綠邊的
  也沒有綠色帶黃邊的
  也沒有黃色帶藍邊的。

  它們沒有一個是陌生的,
  有帶花邊的襪子
  和帶珠子的腰帶。
  人們不會
  夢見狒狒和玉黍螺。
  處處,只有一個老水手,
  喝醉了,穿著靴子睡覺,
  在紅色的天氣里
  捕捉老虎。

  事物平凡的感覺
  樹葉落光之后,我們返回
  事物平凡的感覺。仿佛
  我們已經來到想象的盡頭,
  在惰性的智力中死氣沉沉。
  甚至難以選擇形容詞
  來描繪這茫然的冷,這無來由的悲哀。

  宏大的結構變成一座小屋。
  沒有包頭巾的人走過變小的地板。
  溫室從來沒有這樣急需油漆。
  五十年的煙囪歪向一邊。
  異想天開的努力已經落空,
  重復著人和蒼蠅的重復。

  而這想象力的缺席本身
  需要被想象。巨大的池塘,
  平凡的感覺,沒有倒影,樹葉,
  淤泥,臟玻璃般的水,表現寂靜
  有一只老鼠出來觀望的那種寂靜,
  巨大的池塘和它百合花的殘梗,
  都必須被想象成不可回避的知識,
  需要,就像被需要的一件必需品。

  純粹的存在
  心靈盡頭的棕櫚
  超越最后的思想,升起
  在青銅的背景中,
  金羽毛的鳥
  在樹上歌唱,沒有人的意義,
  沒有人的感情,一首異國之歌。

  你知道不是理智
  使我們幸福與否。
  鳥在歌唱。羽毛閃閃發光。
  棕櫚站在宇宙的邊緣。
  風在枝葉間緩緩移動。
  鳥兒垂下火焰的羽毛。

  本詩歌部分選自《我可以觸摸的事物:史蒂文斯詩文錄》一書,[美] 華萊士·史蒂文斯 著 馬永波 譯,經出版社授權發布。

  來源:界面新聞企鵝號

贊賞也是一種態度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分享到:
|  2019-04-08發布  |   次關注    收藏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众乐游棋牌 百人炸金花怎么赢 850通比牛牛如何稳赢 欧洲秒速时时技巧 大赢家310即时足球 时时彩后三稳赚赚方案 重庆时时五码计划两期 mc娱乐平台下载 内蒙古时时三星开奖 送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