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mpjyg.icu)!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非魚短詩十七首

2014-12-01 09:49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作者:非魚 閱讀

非魚

  
  非魚,畢業于吉林大學中文系,資深傳媒人,專欄作家、詩人,美食評論家,現供職于北京晚報。
  
  下雨的黃昏
  
  黃昏,雨水開始漫不經心地聚集
  在空中,能看到一些黑色的物質
  就像從事物的另一面,轉身進入
  事物的對立面,看到了生長
  卻離生長的核心越來越遠
  
  想起那些貯藏的大米
  進入夏季,他們內心的往事
  被時光驚擾,變得越發撲朔迷離
  從田間到廚房,是一次形而下的死亡
  而從田間到紙張,是一種形而上的想象
  角度不同,命運悖反。
  
  所以,白天就要種下滿地的憂傷
  用以收獲黑夜中的夢境,讓她開放
  但白天的事物不屬于黑夜
  就像這白天的雨,在黑夜落下
  它就變成了另外一個方向
  
  猶如寫在紙上的黑字,黑色
  被風吹散,它無法理解你此刻的
  所思所想,句子太長,你可以另起一行
  如果思想太長,能用什么樣的容器,
  把它們收集在一起?
  
  仿佛有個聲音一只在問:是否
  離死亡越近,內心就越遙遠?
  
  2014.6.15
  
  沉默的蟲子
  
  一只蟲子在街道上爬行
  他看見了一束光影
  他想找個人說說話
  卻突然患上了失語癥!
  
  一塊鐵 比一把泥土還要冰冷
  一個孩子抱著它
  感到了重量
  卻迷失了方向
  
  據昨天的天氣預報說
  今天會有雨
  當雨滴飄來的那一刻
  那個沉默的蟲子
  他在今夜已經
  悄悄死亡
  
  2014.5.14凌晨
  
  像個名詞那樣去生活
  
  像一個擺放的名詞
  靜靜地待在一篇課文里
  既不被動詞拉動
  也不被形容詞修飾
  
  不要企圖動詞的活躍
  多年的奔波與忙碌
  已使它的容顏變得陳舊
  和傷感
  
  也不要像介詞那樣
  寄居在一個詞組或句子的
  衣襟上
  當句子破碎
  它已無家可歸
  
  更不要像個連詞那樣
  游走于詞匯之間
  像個媒婆或者纖客
  習慣地將一個名詞
  置入另一個名詞的身前或身后
  
  也不要羨慕形容詞的華麗
  你就是一件純棉的衣服
  回到樸素的故鄉
  撕下那些修飾的標簽
  保留你最本真的溫暖
  
  你就是一個名詞
  在標點與標點之間
  靜靜地守望著一次閱讀
  當書本合上
  幸福養傷
  
  2014.5.23傍晚
  
  夏夜即景
  
  深夜,我走進房間
  一只蚊子尾隨而來
  它躲在這個國家的背后
  狠狠地咬了我一囗
  
  于是,那些靈魂的詞匯
  像草叢中的熒火蟲
  遠遠地閃著光影
  當你走近
  它卻不見
  
  2014.5.26晚上
  
  在秋天埋葬
  
  陽光稀薄到虛無
  連空氣也變得脆弱
  一只貓匆匆走過秋天
  被一片落葉擊中
  
  我看見
  秋天踩住了大地的影子
  我想走到秋天的細節中
  卻已邁不動腳步
  
  東邊有河流
  西邊是落陽
  你該選擇哪一處稻田
  將就自己埋葬
  
  2014.9.10
  
  正面的荒唐
  
  面對這些紙張
  我不知該如何寫下
  那游離的慌張
  
  這墨為什么是黑的
  像這黑夜的天光
  我想走到這黑的背面去
  不知能否看到
  正面的荒唐
  
  2014.5.21
  
  深夜的貓
  
  在深夜,一只貓
  沿著馬路
  旁若無人地
  沿著一片草叢走去
  
  在它的前方
  我似乎沒有看到故事發生
  這樣深的夜
  它要去向哪里
  
  它時而快跑
  時而晃動身體
  在深夜的燈影里
  漸漸散去
  
  望著它悵然的背影
  誰能知曉
  它心里的往事?
  
  2014.6.7
  
  花無相
  
  拈花于手
  贈予陌生的路人
  你走進了內心
  她留下了背影
  
  此時,有鳥飛過
  天空之下
  沒有留下任何
  聲響
  
  仿佛的前生
  正走在
  歸來的水上
  
  2014.9.26
  
  塵埃
  
  這一年
  我就像個陳設的靜物
  被灰塵覆蓋
  并沿著覆蓋的厚度
  走向后退和深入
  
  這一年
  我的周圍布滿了塵埃
  他們掩蓋了花
  掩蓋了窗前的月光
  掩蓋了一個
  我想達到的方向
  
  這一年
  不管我在與不在
  灰塵都在覆蓋
  走得越遠
  越難離開
  
  這一年
  風吹過鏡面
  我看到自己的臉
  風吹過我的臉
  我失去了假面
  
  現在
  我想被風帶走
  像顆塵埃
  
  2014.10.2
  
  占卜
  
  用一根假定的頭發
  占卜今年的流水
  你的來生
  不在此時
  他隱藏于
  前世的虛無
  
  此時的我
  可以占卜
  你今世的未知
  但我無法占卜
  這一世的
  風塵。
  
  在河邊
  
  在河邊
  雨水確定了這個晚上的基本流向
  一個人走著,兩個人走著
  他們在尋找著一種方式
  把夜色打開
  
  花朵構成了
  這個夜色最底部的存在
  它讓風單調
  讓秋后的植物變得
  老無所依
  
  時間就像雨水
  把一切事物泡得發軟
  對,是秋天了
  在所有的聲音進入冬季之前
  你們這所有的魚
  都應該找到回家的路
  
  就像這樣的夜晚
  燈光斜倚著窗戶
  它在傾聽秋天的雨滴
  淅淅瀝瀝
  像鐘表的秒針
  清點著歸去的時光
  
  這樣的夜,寧靜而悠遠
  這樣的夜,適合長長的睡眠
  這樣的夜,適合緩緩地
  老去人間
  
  2014.9.12深夜
  
  
  
  秋夜
  所有的詞匯都睡著了
  失去了靈的肉
  只剩下空氣在行走
  
  就像是后秋的蟬蛻
  在零亂的風中
  始終保持著
  沉默
  
  是誰
  還在黑夜中行走
  是誰
  最終發現了黎明
  
  2014.9.1
  
  布谷,布谷
  
  這是我童年的那只布谷嗎
  她在用她一向的哀愁
  向這個巨大的黑夜
  陳述著一個單調的詞匯
  
  多少年來
  這個詞匯就像糧食的語言
  在煙火彌漫的廚房
  填補著我空虛的軀體
  讓我在單調的歲月里
  獲取著音樂的力氣
  
  她在陳述什么
  是對蚊子的詛咒
  還是對麥田的一次歌唱
  還是表達對饑荒之年的
  一次善良的暗示
  
  還有這麥田
  在多年的鄉愁里
  麥子總是穿越黑暗的年代
  安撫著一個個受傷的靈魂
  讓貧困的鄉音
  保持著往昔的回憶
  以使你在迷茫的歲月里
  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現在,我就是這只布谷
  我要飛越整個城市的樓群
  尋找一扇昏黃的窗戶
  我想像她一樣
  用一腔嘶啞的真摯
  單調地重復著一次次表述
  呱呱咕,呱呱咕
  
  我不是詛咒
  我也不想歌唱
  我只是感到
  這一次次重復的鳴叫
  它充滿力量
  好讓你在深夜的星光中
  找回麥田的故鄉
  
  2014.5.20
  
  夜晚的魚
  
  夜晚,還有多少姑娘
  正在排隊等著進入一場敘事
  成為這部小說的一個段落
  讓更多的男人閱讀
  他所熟悉的部分
  
  除了充分的銀兩
  還有誰能治愈姑娘們的感冒
  疾病是銀兩的一部分
  它們在夜晚變成鈔票的模樣
  搜羅著滿大街的風光
  
  在這樣一個夏天
  我又認識了一批不認識的女子
  她們用啤酒勾兌著夜晚
  在紅色的杯子里呻吟和舞蹈
  這一切我都裝作不見
  
  而故事都有它的兩面性
  只是我已經無法了解
  姑娘們衣著的內部構造
  當你打開一件華麗的外衣
  你不知道迎接你的是一部人體
  還是一款新式的拉鏈
  
  2014.7.28
  
  像個行李
  
  日子像個行李
  在天空飛翔
  來來去去
  沒有方向
  
  今年,我已經厭倦流浪
  我想在大地上
  栽種樹木和糧食
  讓所有的麻雀
  安度晚年
  躲過災荒
  
  2014.9.16
  
  命運
  
  在深夜
  我有三種選擇
  啤酒、茶葉和香煙
  每一種
  都可以將我
  泅渡到黎明
  
  站在通往未名的窗前
  我看到了三種命運
  石頭、剪刀和布
  
  2014.9.14深夜
  
  無題
  
  我所喜歡的事物
  青草、河流和月光
  
  我所想要的人生
  溫暖、懷舊和遺忘
  
  而此時
  我不走在風的路上
  我正走在
  夜的中央
  
  2014.10.12子夜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走势 快三买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时时彩计划网页免费版 买大小单双彩票的技巧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 捕鱼达人2经典版游戏 时时彩稳赚 客户端 大小点规则 北京快车pk10走势图 在线二十一点手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