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mpjyg.icu)!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韓少功“歸隱山林”不排斥新事物 親自打理微博

2012-09-28 09:26 來源:海南日報 閱讀

\

韓少功若有所思

  文\海南日報記者 蔡 葩 通訊員 張 佩 圖\李英挺

  編者按:“韓少功文學寫作與當代思想研討會”在海南省文聯、《天涯》雜志社以及海南大學人文傳播學院三方協作之下,于2011年12月7-8日在海口舉行。來自法國、日本、韓國等國和我國北京、上海、湖南、河南、海南、臺灣地區的學者、批評家參加了此次盛會。眾多學者圍繞著“大陸思想變遷與韓少功的文學創作”、“韓少功的文學與當代文化政治”等話題展開熱烈討論。

  進入冬季的海口雖然有些寒意,但空氣中依然透出一股清新迷人的氣息。醞釀多時的“韓少功文學寫作與當代思想研討會”如期在海口舉行。來自不同國度、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專業領域的學者、批評家,帶著不同的見解和觀點,在短短兩天的時間內,思想的短兵相接,文學觀與價值觀的強烈沖突與融合,讓人洞見眼下中國普通知識分子的骨氣和思想的敏銳,也看到了中國知識界的一些迷茫與徘徊。

  多向度的韓少功

  海南大學人文傳播學院副院長劉復生教授對召開會議的目的作了說明,他說,我們想利用韓少功的文學研討會好好的清理一下中國當代文學的一些重大的關鍵性的問題,即,當代文學是什么東西?當代文學還能干什么?他認為韓少功是真正的具有當代文學精神的文學家,他的小說不斷地生產著我們關于當下的新的理解,而且不斷地打開一個我們重新理解未來的通道。

  劉復生說,當代文學的當代性就在于它有深刻的政治性的視野。當然這里所說的政治,是原初意義上的政治,是孔子與柏拉圖意義上的政治,不是當今庸俗化了的所謂政治。“政者,正也”,它意味著對一種好生活的追求,對于未來的更合理、更美好、更公正的生活的追求,文學正是它的內在構成部分。當然,在韓少功這里,他的思想視野和能力,并不是文學之外的一個東西,而是文學的內在的組成部分,是他文學敘述不絕的動力,甚至是他的敘述策略和技術。

  2005年以后的韓少功既是文體的試驗也回歸現實主義的寫作。對此,海南作家清秋子說,韓少功作為一種現象,是復雜的、宏大的,任何對他評價都有可能是一家之言。我認為,在不同的階段,有著不同的韓少功。他的創作,在不同時代里呈現出不同的價值取向,均與當時的思想主潮緊緊相扣。他說,韓少功是中國知識分子30年來不斷進行思想探索的一個代表,從“反思文學”到“先鋒派”,從《百年孤獨》的傳入到新世紀知識分子的分化,在他那里都有反映。他的最高文學成就,當屬《馬橋詞典》,這部作品不僅具有極高的文學性,也具有極高的認識價值,它是過去時代真相的一個濃縮,讀之令人心靈震撼。但是進入新世紀以來,韓少功的思想出現了徘徊,也許是對有些問題沒想清楚,因而未能再產生像《馬橋詞典》那樣深刻的作品。對此,相信不少人都抱著熱切的期待。

  富有意味的是,一直坐在研討會上的韓少功,一言不發地傾聽大家對他的種種評說。韓少功笑稱,此次研討會“醉翁之意不在酒,研討之意不在韓”。他請各位學者拿自己當靶子,把看家本領各種武器都使出來,通過研討最終落腳到辨析文學當代思潮和中國當代思想上,這才是最高標準。

  與會者們認為:從韓少功的具體作品,到其不斷試驗改變創作方式的原因、目的與動力到他之所以能夠有如此的理想的根源,總與其思想傾向絲絲相扣。中國社科院文學所的何吉賢認為,韓少功是一位具有高度思想性的作家,一位主要以文學的方式介入當代思想討論的“公共知識分子”,在韓少功的世界中,文學與思想相互滋養,文學因而深刻,思想為此而豐潤,文學的邊界被拓寬,思想的形式被超越。

  外國學者眼中的韓少功

  作為新時期以來重要的思想者韓少功,以其名字命名的國際性研討會,自然會吸引來自國內外學者和研究者的關注。來自法國的安妮·居里安女士,既是韓少功作品的閱讀者、翻譯者,也是其作品的研究者,她分別從時間、空間兩個維度來探討韓少功作品的疑惑狀態、詩意彌漫等兩大特點,并提出一個比較參照系,將韓少功的《女女女》、《謀殺》、《歸去來》等,與馬爾提尼作家Edouard Glissant、臺灣作家舞鶴的作品相比較,并詳細分析了《馬橋詞典》和瑞士作家C.F.Ramuz的《兩封信》,讓與會者感受到外國學者研究的視角和獨到的方式。

  安妮·居里安發現韓少功寫作語言上的一個顯著的特征,在《馬橋詞典》中表現得尤為明顯:他一方面常常給一個字或者詞多層的含義,包括方言的豐富含義,另一方面又使用中國漢字語言的特征來構思整個長篇小說的結構,語言幾乎成為小說的最重要主人公。正是這種現象讓其寫作方式呈現出一半小說一半散文的敘述狀態,也讓其情節的進展虛實交插,在給人明顯的疑惑感的同時也直接地感受到其中滿滿的詩意。安妮·居里安引用葡萄牙作家佩索阿的作品《惶然錄》(韓少功譯)中的一句話:“既然我們不能將美從生活中提純,那就至少試一試從生活中提純無能,從無能中提純美”,安妮·居里安的意思是,韓少功的藝術思想無疑地提純了美。

  白池云女士來自韓國延世大學國學研究院,她也是韓少功作品的韓語譯者,她的著力點同樣是韓少功作品的語言問題,但其想要找尋的是語言之外的語言。她以《爸爸爸》為文本對韓少功作品的晦澀性、試驗性進行了細致的解讀,并試圖完美地展示出造成如此特性的緣由,找到形式上的難解性的產生原因。她認為,這些根由都與作者在“文革”時的各種人生體驗和“尋根”計劃隱含的困惑密切相關。在《文學的“根”》中,韓少功主張要用“現代觀念的熱能”重鑄“在民族的深層精神和文化特質方面的民族自我”。而“現代”與“尋根”看起來是互相背離的,這就讓他的早期小說中的人物經常顯示出自我的分裂或否定與肯定的糾纏。

  作為韓少功作品在日本的介紹人,來自日本早稻田大學文學部的千野拓政教授,對韓少功作品的喜愛以及深厚的研究功底,讓與會者感受到韓少功作品在日本的傳播程度。千野拓政教授在研討會上表示了他閱讀韓少功作品過程中所產生的困惑,而這個困惑與中國現當代文學所面臨的某種難題有關系。

贊賞也是一種態度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分享到:
|  2012-09-28發布  |   次關注    收藏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平特心水免费资料 幸运飞艇怎么算冠军规律的 新时时彩中大奖 时时彩好软件 十三水游戏平台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 黑龙江体彩11选5开奖号 3d100期开机号试机号 1丨8图库彩图开奖结果 炸金花来牌的顺口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