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mpjyg.icu)!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文人間的恩怨和狗血,才是寫作的第一生產力

2019-02-26 09:12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為什么作家們都愛寫恩怨情仇,還能寫得精彩紛呈、令你展卷欲罷不能?當然是因為頭破血流、愛恨廝殺就是他們親歷的人生。

古語云:“文人相輕,自古而然。”文學大師斗起法來,可比宮斗轟動一百倍,含蓄派拐彎抹角,尖酸挖苦不失文采,火爆派詆毀謾罵,滔滔不絕不在話下。

何況作家比任何人都更懂得仇恨。雨果說過:“文學仇恨是最真切的仇恨。政治仇恨簡直不值一提。”

雨果大師何出此言?因為他就是法國文學“貴亂”圈的吃瓜群眾。

不過人怕出名豬怕壯,圈子太小他樹大招風,就容易懵逼樹下你和我,吃瓜吃到自己家。這其中最苦最大的一顆瓜,當屬他與小自己兩歲的圣勃夫的微妙關系。后者正是那個年代最具影響力的文學評論家之一。

圣勃夫

圣勃夫(1804-1869),十九世紀法國文學批評的代表人物。他一生寫了大量的古典文學和當代文學的評論著作。從圣勃夫以后,法國文藝評論才成為一個專門領域而獲得蓬勃的發展。

1834 年 7 月,圣勃夫發表了小說《情欲》,這是一部根據他和阿黛爾·雨果(維克多·雨果的夫人)感情糾葛創作的作品。

曾幾何時,圣勃夫也是雨果寓所的座上客。然而,隨著雨果全身心投入浪漫主義文學事業,聲名日益遠揚,圣勃夫回望自己的蕭瑟無名,只覺得心懷苦楚。1830 年,當雨果的作品《艾那尼》引起轟動并大獲成功,圣勃夫終于確定了哀愁的預感:自己與老友的友誼將愈發暗淡。他像失寵婦人一樣向雨果寫道:

從近期發生的事情來看,您的生命正在經受周圍人的折磨,您失去了快樂,仇恨卻有增無減,往日的友誼也離您而去,您身邊取而代之的是一群愚蠢而瘋狂的人……我為此感到痛苦,卻只能懷念過去,還不得不向您揮手告別,躲藏到某個不為人所知的角落里……

緊接著,劇情如韓劇般急轉而下,仿佛漏看了三集,圣勃夫已經與雨果的夫人秋波暗送,擦出火花。

據后世推測(八卦),圣勃夫對阿黛爾的感情,或許只是想從雨果身邊奪走點什么;而雨果一心陶醉于工作的專注,使夫人產生了不再被丈夫所愛的動搖。于是,兩位走到了一起。

《情欲》宣告了雨果x圣勃夫CP友誼的徹底決裂。圣勃夫對雨果昔日的愛與尊重也在此刻轉化為等量的復仇,1843 年 9 月,雨果大女兒在與新婚丈夫塞納河泛舟時不幸溺水身亡,圣勃夫卻出版了以阿黛爾為繆斯創作的《愛情書》,意圖曖昧。雨果因介意議員任命,不愿引發眾議,只得忍氣吞聲。

金牌編劇“命運”自然深諳打一巴掌給個棗的套路,立馬安排復仇者出場。

以《情欲》為契機,在看到這冊作品的人里,恰巧有一位被圣勃夫批評過的重量級文豪,他就是奠定歐洲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的大作家巴爾扎克。

巴爾扎克自然不會欣賞圣勃夫的作品。

巴爾扎克綠巨人化了。

他平生最恨不承認他才華的偽文人,圣勃夫的批評如同宣戰。他決定借《情欲》教訓圣勃夫一番。還有比重寫對手的小說更大的侮辱嗎?

據《法國文人相輕史》一書考據:

“我要報復,我要重寫《情欲》!”巴爾扎克在儒勒·桑多面前大叫道。隨后,他說出那句:“我要用我的筆刺穿他的身體!”

正是由于巴爾扎克對圣勃夫的仇恨,我們有幸讀到 1836 年出版的名著《幽谷百合》。實際上,巴爾扎克在小說中加入很多自己年輕時的經歷和回憶,因此這部名著已經和《情欲》沒有太大關系。

可以料到,圣勃夫大喊巴爾扎克在抄襲自己的作品。但同時,圣勃夫清楚地意識到《幽谷百合》的文學成就超過了自己的《情欲》,這讓他的虛榮與體面劈碎徹底。只有靠看到巴爾扎克的小說也遭到批評時,才能找回一些心理平衡。

如果說法國文壇這種冤有頭債有主的情感混戰尚能分輸贏,那么愛恨成謎的事件當真摸不到頭腦。

近年來,日本文壇一直熱衷于探討“無因暴力”“無差別暴力”。

2016 年電影旬報十佳影片《錯亂的一代》根據真人事跡改編,講述了人生沒有指望的青年無差別斗毆,加速自我毀滅的危險旅程。作家吉田修一在作品《怒》中,構建了卑劣的犯人形象,兇手因被他人善待,陡生怒火,遂將對方殺害,在作案現場留下以血書寫的“怒”字,令讀者憤慨。

而有些愛恨成謎則是隨著當事人一方的去世,如同箱子遺失了要是,內里的真相永遠存封。最貼切的一對,當屬渡邊淳一和東野圭吾。

渡邊淳一厭惡東野圭吾的小說是日本文壇上出名的事情。

按理來說,渡邊淳一作為大眾作家,專注于男女情愛的文學創作,跟專注于推理小說創作的東野圭吾從涉足領域到讀者群體八桿子打不著。然而現實卻有幾分荒唐。東野圭吾從 1999 年起,五度獲得過直木文學獎提名,五度擦肩而過。據傳,最重要的理由是由于受到了評委之一的渡邊淳一的差評。

芥川獎:在各種報紙、雜志(包含同人雜志)上發表的短篇純文學作品中選出最優秀作品頒獎,宗旨為鼓勵新人作家。

直木獎:在各種報紙、雜志(包含同人雜志)或者已作為單行本發表的短篇、長篇大眾文學作品中選出最優秀的作品頒獎(非征稿形式),給予已出書的大眾文學作家肯定。

1999年渡邊淳一評東野圭吾著《秘密》:“想到哪兒寫到哪兒的小說,毫無從內部發酵的跡象。”

2000年渡邊淳一評東野圭吾著《白夜行》:“殺人寫得像游戲,完全不是小說。”

2001年渡邊淳一評東野圭吾著《單戀》:“作為描寫同性戀的題材,整體印象單薄,編造個好故事就是好小說的偷懶的想法,反而使作品遜色。”

2003年渡邊淳一評東野圭吾著《信》:“這回技巧還是太故意了,讓人讀到就行了,但還是終結于了平庸。”

2004年渡邊淳一評東野圭吾著《幻夜》:“想要得獎,最需要的是作家內心應該有非寫不行的氣魄與熱情。”

甚至到了東野奎吾獲獎的 2006 年,渡邊淳一評價他的獲獎小說《嫌疑人X的獻身》:“我表示不滿,如果他這回獲獎的話,那就等于降低了以推理小說敲開直木文學獎大門的門檻兒,僅此而已。”

非常犀利,不留情面。

那么,為什么渡邊淳一對東野圭的作品意見如此之大呢?

日本的各種八卦媒體有兩種說法。

其一是渡邊淳一曾與一名叫川島直美的女演員交往過,而川島直美在某一段時間內,向東野表達好感,但東野未曾理會。渡邊淳一認為自己的面子上過不去,因此對東野意見很大。

另一種說法則是,渡邊淳一和東野圭吾都曾經熱衷于光顧銀座某個文壇人士愛去的酒吧。而因為離婚后東野的作品開始暢銷,因此東野在酒吧的公關小姐中間更受歡迎,甚至奪走了渡邊淳一中意的某位頭牌女公關。因此兩個人結下了梁子。

當然,以上消息都來自八卦雜志。

也有一種來自于文學角度的聲音:

曾受芥川好友菊池相幫、又是三島好友的川端,反對太宰得芥川獎,乃是順理成章的事;而受川端影響很大的渡邊淳一會反對東野圭吾得同為菊池所設的直木獎,也同樣有其充分的公共與私人的理由。

事實上,關于直木獎等日本文壇的獎項一直都有“因為評委個人原因而左右票面”的傳言。特別當渡邊淳一公開表達過對“推理小說”這種形式的不欣賞,一些對公正性不理智的偏見就此誕生了。其實直木獎設有多位評委,僅憑一人的意志很難左右獎項的歸屬。因此,東野的五次落榜真正原因徹底成了文學界 N 大未解之謎。

贊賞也是一種態度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分享到:
|  2019-02-26發布  |   次關注    收藏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球探体育网球比分 欢乐斗地主可以两人玩么 抢庄牛牛棋牌 二人斗地主邀请好友 抢庄牛牛单机版 时时彩官网 带计划彩票平台 2019年3D连线走势图 理财婆六肖单双 大地网投不给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