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mpjyg.icu)!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加里·施耐德:“反文化”持續至今有更重要的意義

2012-09-21 10:42 來源:東方早報 作者:沈祎 閱讀

美國詩人加里·施耐德在香港中文大學參加第一屆香港國際詩歌節

2009年,美國詩人加里·施耐德在香港中文大學參加第一屆香港國際詩歌節。早報記者 沈祎 圖


  自2010年秋天起,由香港中文大學東亞研究中心主辦的“國際詩人在香港”的詩歌活動,每年邀請兩位國際詩人到港訪問,并主持開展詩歌講座和對詩人作品導讀分析的工作坊。今年,美國詩人、“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元老級人物加里·施耐德(Gary Snyder)受香港中文大學東亞研究中心教授北島邀請,參加了“國際詩人在香港”活動,并舉行了詩歌朗誦會。在詩歌朗誦會前,早報記者專訪了施耐德。

  年過八旬的施耐德在2009年和各國詩人一起參加首屆“香港國際詩歌節”時就被圍堵著追問那個時代的節拍(beat),今年也不例外。對于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只要曾經年輕過的人都會有無數的憧憬,似乎“垮掉”一詞成了人們與施耐德見面時最初的問候方式。當老人微笑耐心地回答關于垮掉派的問題時,并沒有流露出半個世紀前的瘋狂印跡,只有雙頰上歲月留下的溝壑以及如鷹般閃爍的目光暗暗閃耀著那個年代的光輝。

  雖然施耐德在中國詩歌讀者中的地位有目共睹,但由于各種原因,內地沒有出版過他的詩歌和散文單行本。內地讀者對于施耐德的認識一般止步于:他深受中國古代文化影響,并翻譯過《寒山詩》。對此,施耐德無奈地笑道:那不過是大學導師偶然布置的一道作業罷了。事實上,施耐德對于中國古詩涉獵遠不止寒山,他很喜歡陸游,二十出頭就讀了《道德經》,翻譯過白居易的《長恨歌》,以及杜甫、杜牧、王之渙、王維、孟浩然、柳宗元等人的作品。除了中國古典文化,施耐德對于日本禪宗的修習也影響了他的寫作。此外,他曾和好友、垮掉派代表人物艾倫·金斯堡一起去印度和尼泊爾參禪禮佛。

  作為凱魯亞克小說《達摩流浪者》主角賈非的原型,施耐德身上有著美國西海岸詩人的特征:從小對北印第安人文化極感興趣,一生都在實踐自我對自然界最樸素和直接的維系。和其他垮掉派不同,施耐德是一個“嚴格”的人,他有著與“放浪形骸”或者“胡作非為”不一樣的反抗方式,他通過冥想和勞作這種嚴肅的探求獲得真正的解放。當過海員、伐木工人、鐵路工、森林看守員的施耐德,詩歌節期間每日和兒子都要繞香港中大的山路走一圈。“我喜歡爬山,這是我保持活力的方式。”他笑著說,“而且你知道神奇的是什么?我經常跋山涉水,但從未骨折過。我不知道疼痛是什么。”

  詩人西川在牛津大學出版社今年出版的施耐德詩歌集《水面波紋》序言里回憶了1984年施耐德首次來華時在北大禮堂里朗誦的場景:“輪到施耐德朗誦,他要求大家都站起來,并且要求大家都舉起右手……他朗誦時全場的氣氛令我至今記憶猶新,那像是一個儀式,很莊嚴。”

  施耐德代表著垮掉派“嚴肅的”理想主義一面,一生秉持“在路上”的信念,以至于年老時,人們封他為“垮掉的一代”最后的精神貴族時,或追問他的好友金斯堡的奇聞趣事時,他總要較真地抱怨:“你們怎么還是要把我歸到垮掉派里去?凱魯亞克和金斯堡不同,蓋倫和金斯堡不同,奧巴馬和金斯堡不同,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不同,不要再擔心金斯堡了!”

  可當年輕人問起他關于“末世”看法時,他又會忽然從椅子上跳起來,“末日?”他不屑地笑道,“我是垮掉的一代,是嬉皮士,我做著冥想,為什么要擔心世界末日?”而問及他有沒有想過來生時,他則說:“我曾經說我想做一只海豚,但那是說笑,我只是羨慕海豚可以游泳。事實上,我喜歡孔子曾經說過的,孔子的學生曾經問他:下輩子怎么樣?他說:過好這輩子。”

  “垮掉的一代”是“反文化”的開端

  東方早報:

  你可能已經厭倦了“垮掉的一代”這個問題,但還是想知道,現在回過頭來看,那段歲月對你個人最大的影響是什么?

  施耐德:

  不是說“垮掉的一代”對我個人產生什么樣的影響,而是我對“垮掉的一代”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探討了言論自由,探討了簡單的生活模式,如何進行學術追求,以及舊金山灣區的文化開放度問題。

  我將金斯堡和凱魯亞克以及其他人引到了自然界中,我帶他們認識了山,認識了森林,我們一起爬山,這對他們來說是全新的體驗。我還教了他們如何正確對待、認真思考美國土著人民的問題,我當時正在研究土著文化。當時凱魯亞克開始學習佛教,但這些對金斯堡來說算是全新概念。另外,我還帶他們兩個認識到了中日兩國藝術和詩歌的重要性,所以這些都是我對“垮掉的一代”作出的貢獻。

  從更廣的視角說,(我的貢獻是)推動了當時全球性的“左翼波西米亞”文化(注:施耐德被視為標準的美國左派知識分子)。這一文化當時風靡倫敦、巴黎和紐約,是一種學術和藝術上都更古老的傳統,是在資產階級興起前、與資產階級無關、脫離資本主義影響之外的文化。但我們現在通常稱之為“反文化”運動(Counter-Culture),而“垮掉的一代”可以說是美國“反文化”運動的開端,但我談論較多的其實是“反文化”而不是“垮掉的一代”,因為“垮掉的一代”后來轉化成“嬉皮士”文化的興起,成為一種年輕人的文化運動,而“反文化”的范疇更大,它是“垮掉派”+“嬉皮文化”+“現在”,是一個持續至今、更有重要意義的詞。可惜人們并不能很好理解“反文化”。我們來說說創立了蘋果公司的喬布斯,其實他曾是個“嬉皮士”,后來成了佛教徒,他就是“反文化”的一個代表,這在他的自傳里說得很清楚。所以,與其問“垮掉的一代”究竟對世界有什么影響,不如問“反文化”運動在現代世界的意義。

贊賞也是一種態度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分享到:
|  2012-09-21發布  |   次關注    收藏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重庆老时时手机app 重庆时时三星基本走势图 三中三期期准 河北福彩20选5开 今天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时时彩app下载 三方28必赚模式 现在官方有什么高频彩 上游棋牌大厅下载 百宝世嘉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