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mpjyg.icu)!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轉換:從新文人畫到新人文畫”董欣賓 卞雪松 朱建忠 楊鍵四人

2019-04-11 09:02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轉換:從新文人畫到新人文畫”
董欣賓 卞雪松 朱建忠 楊鍵四人展

“轉換:從新文人畫到新人文畫”董欣賓 卞雪松 朱建忠 楊鍵四人展

展覽時間
2019.04.13-2019.06.12

展覽機構
虞山當代美術館

展覽地址
常熟市李閘路90號(九靈犀文化創意園)

主辦單位
虞山當代美術館

參展人員
董欣賓 卞雪松 朱建忠 楊鍵

策展人
張維 李建春

學術主持
張維

道性一貫 方式有別

張維 李建春

當一個展覽跨越兩個命名,而且最近的一個還是我們自己提出的,是超越?調和?比較?超越的意味,應該說在提出“新人文畫”概念之初就有,參展的四位藝術家:董欣賓、卞雪松、朱建忠、楊鍵,都是在我們趣味之內的藝術家,是在道性上各有所得的藝術家。“新人文畫”的構想,有所針對,有所矯正,是道性——人文精神促使我們重新命名。經過二年多的推廣、延伸、收集反響,我們感到有必要再回到這些趣味純正的藝術家作品中來,以深化概念的意義。至少在江南的當代藝術史上,“新人文畫”的提出,與活躍于上世紀80年代到本世紀初的部分“新文人畫”,構成了一種慧命相續的關系,前浪后浪,脈絡分明。

董欣賓是新文人畫的源頭性藝術家,卞雪松生前雖不屬于新文人畫家群,卻得到董欣賓的青睞,欣賓一生超世絕俗,連新文人畫都不大認可,卻推崇卞雪松。其實董、卞二人無疑皆符合栗憲庭在總結新文人畫時首次提出的“南線”特征(與“北皴”對應)。“一根線里有春夏秋冬,一根線里有生老病死。”董欣賓此語把宋元以來江南的書寫傳統推到一個新的高度。這個“南線”(實際闡述者是董欣賓),與明末董其昌的文人畫“南宗”遙相呼應,是在現代藝術視野下從中國藝術內生的方案,區別于五四以來占主流的以素描替換白描的現代中國畫。董欣賓把書畫同體傳統下的“筆墨”發展為“筆性”,卻是受西方抽象主義的激發,基于傳統文人畫結合當代藝術的媒介性,而提出的一種藝術可能性。從“筆墨”到“筆性”的當代轉變,既有效地回應了當時吳冠中提出的“筆墨等于零”,又把清末海派、黃賓虹、齊白石及他的老師劉海粟等的畫語推進了。卞雪松作為黃賓虹的徒孫、林散之的首徒,卻不意間收獲于繪畫(正如林散之學繪畫而成于書法)。雖是無心插柳,卻血脈宛然。董、卞筆墨功夫一流。“筆性”的工具性關注,源于林散之、董欣賓自制毛筆,從當代藝術上講,屬于媒介實驗。

我們用新人文畫描述朱建忠和楊鍵,以及更廣泛的期待,從延續角度講,與新文人畫的誕生是一樣的,需要面對當代,只是語境變了,提法(內含方法、思路)不得不變。新文人畫的進步,除了反對徐悲鴻以來以油畫的素描作為中國畫基礎以外,還自覺地祛除了傳統文人畫中已不合時宜的陳舊氣息,強調當代性,進入當代題材的表現和現實情感抒發。新文人畫前期是厚重活潑的,后期卻在世俗化的路上走得太遠,近于市井化,如朱新建、李津等。中國藝術的道性被遺忘,甚至刻意消解,連現代以來的知識分子精神也消解了。這與當時的反文化傾向是吻合的,某些方面甚至走在前面,引導了嬉皮、艷俗之風,如栗憲庭所言。也難怪董欣賓不承認自己是新文人畫家,他是不愿與這些“無道”的“新文人”為伍。“筆性”來自黃賓虹、林散之的傳承,被各自發展到極致,董欣賓更重視線的構成,卞雪松將線的簡拓展到一。新人文畫提綱契要,提倡道藝合一,反本開新。在鑒賞中對水性、水色乃至紙性等載體充分關注,同時反復強調:把內生的中國抽象變成現實。我們越過“新文人畫”的過分世俗化,接續、更新了中國藝術的主線,倡導公民社會的知識分子精神,為士大夫的憂國憂民情懷續命。從符號選擇到觀念方式都另起爐灶。

朱建忠從宣紙的正反兩面上色上水,手刷并用反復渲染,造成濃淡不一的霧狀“水墨呼吸”,仿佛煙云吞沒了山水,這是把道家的混沌視覺化——觀混沌,即觀無——他實際是把傳統的留白先做出來,通過等待、觀察等時間因素的介入使視覺效果達到合目的的自然性。他在未干的墨面上畫入松樹、水杉、僧人、石頭等符號,造成“松入風”(張何之語)的滲透感覺,仿佛山水在沒入混沌過程中浮現的記憶。楊鍵在畫過一批雪景圖之后,意識到連山水也是傳統文人的習氣,把目光投到修行者的行、食等最簡單也最深奧的動作載體上。芒鞋的文化苦旅,直到把芒鞋畫靈,畫成樂,大悲大喜。那里面水的運用、紙的嘗試、積墨的技巧(甚至摻以沙土等),不一而足。空碗的饑餓記憶,碗口盛滿山水,從“喝西北風”到“氣吞山河”,百姓的空碗,如鼎的厚重、缽的莊嚴。黑缽口仿佛佛眼含悲,垂視眾生。

道性,是文人畫、新文人畫、新人文畫一以貫之的“慧命”,以抵達心性自然為要!新人文畫帶著問題,將“文人”的當代意義確定為“人文”,將中國藝術的人文精神追溯到蘇軾論“士夫畫”的源頭上。從東坡說“士夫畫”到董香光說“文人畫”,實已從大乘普渡退回到小乘自修,雖也拓展了雅、逸的自由審美境界,但在后來的發展中逐漸喪失了入世擔當的情懷,只注重形式而沒落了精神。新文人畫,以董、卞為趣味正統,結群趨俗則不足取。新人文畫,在重振道風的路上。從董欣賓的細線松樹,卞雪松的渴筆風景,到朱建忠的混沌挺立,楊鍵的衣缽如如,道性一貫,方式卻是兩大區塊。

贊賞也是一種態度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分享到:
|  2019-04-11發布  |   次關注    收藏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广东11选5第13期 黑龙江时时介绍 三d10000期走势图 破解pk10拾一漏洞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云南 甘肃11选5投注 谁见过十一选五赢钱的 浙江11选5爱彩人 三d开机号和试机号今今天 凤凰彩票导师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