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mpjyg.icu)!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從高古軒到佩斯,“國際巨頭”畫廊如今的生存之道

2019-03-26 09:38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在藝術市場上,被“國際巨頭”稱謂的畫廊有著強大的力量,如高古軒、卓納、佩斯;它們不僅造星無數,創作了不少天價藝術家,而且藝術家一旦被這些畫廊選種,其以后的藝術道路可算是前程似錦。

據《巴塞爾藝術展和瑞銀全球藝術市場報告2019》資料內容透露,在2018年,不到5%的經銷商(“國際巨頭”畫廊)占據了50%的市場份額(2018年,全球藝術市場銷售額增長6%,達到674億美元,),而營業額在1000萬到5000萬美元及5000萬美元以上的兩個最高區間的大型畫廊,銷售額分別增長了17%和7%。該數據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如今的一級藝術市場已經逐漸被這些“國際巨頭”所統治。

而相對于這些“國際巨頭”的大畫廊,不少中小畫廊在去年卻是日子清貧。據資料介紹,盡管2018年整體銷售額增長了6%,卻有57%的經銷商銷售額縮減。尤其是年營業額低于25萬美元和在25萬到50萬美元之間這兩個最低區間的畫廊,銷售額分別減少了18%和4%。

有相關畫廊從業者在此前的采訪曾對這種趨勢這樣解釋過:“小畫廊投入了大量精力、時間和資本在那些仍在事業起步階段的藝術家身上,而他們一旦獲得成功之后就會被大畫廊挖走”。這主要由于,畫廊的商業模式和其它商業投資不同,在藝術界,畫廊的早期投資幾乎看不到有意義的回報。”

如今傳統畫廊的商業模式已不再像過去那樣奏效,再加上,市場正在發生根深蒂固的轉變,宏觀環境難以預測,如中小畫廊還不改變傳統方式,那岌岌可危。

那改變如何做起?其實可先回看下這些“國際巨頭”大畫廊這數年的發展歷程,再在其中找看看是否有適合自己的畫廊的經驗。

“國際巨頭”畫廊“店面”面積競爭

在2018年,與一些小畫廊逐漸被迫關閉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大畫廊的全球展廳面積的不斷增加。在去年artnet所統計的全球畫廊展廳面積的數據中,高古軒以1.7萬平方米的全球總面積成為全球“最大畫廊”。

排列第二位佩斯雖然目前總面積只有1萬平方米左右,但其計劃在今年9月在紐約開一家面積約7000平方米的旗艦店,當該工程完工時其總面積將與高古軒相提并論。

據佩斯方面透露,佩斯紐約旗艦店將擁有室內和室外畫廊以及特殊空間,并將用于各種展覽和公教活動,如最新的媒體藝術,表演藝術和公眾節目。同時它還設立了一個擁有10000本書籍的研究圖書館,向公眾開放(僅限預約)。在聽到這個計劃時,不由讓人覺得,作為畫廊的佩斯,正擔當起某些美術館的職能,模糊著其與美術館的邊界。

畫廊美術館化的戰略方針

而近年來這些大型畫廊所推行的畫廊美術館化的計劃也在展覽方面取得進展。

2015年,紐約高古軒舉辦過一場名為“In the Studio”的展覽。匯集了如畢加索、馬蒂斯、利希滕斯坦等人的許多重要作品。展覽由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前任的繪畫和雕塑部門的主要策展人、攝影部首席策展人約翰·埃爾德菲爾德(John Elderfield)策展。埃爾德菲爾德離開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后,接受了高古軒展覽顧問的職務,而策展“In the Studio”算是其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策展方式的延續。

當“In the Studio”在紐約展出時,一大片好評蜂擁而來,內容大致可總結為“一家畫廊不再以盈利為主要目的,擔起了美術館的職責,向民眾普及藝術知識”。

而這次展覽后,有相關的藝術評論者對此次展覽如下說到:

“高古軒借用埃爾德菲爾在行業內的強大資源與廣泛的人際網絡作為武器,讓高古軒在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只為賺錢的畫廊’的名聲。因為,當一個著名藝術博物館的策展人邀請借展作品時,其收集的作品質量是單靠畫廊力量難以實現的。雖然此次展覽畫廊的主要目的不是出售借來的作品,但它以美術館的角色展出作品,這無疑提升了其作為畫廊的聲譽,更有助于未來的商業建設。”

約翰·埃爾德菲爾德(John Elderfield)

約翰·埃爾德菲爾德(John Elderfield)

而在此次“In the Studio”展覽后,卓納畫廊、Hauser&Worth等巨頭畫廊也加入了這場畫廊美術館化的運動中。當然,畫廊要參與到此次運到中,缺少不了畫廊有如美術館的展覽空間和相關專業人事以及雄厚的運營資本。

品牌建設與品宣的推廣

如今,這些“國際巨頭”的大畫廊,除了在展廳面積、展覽上大做文章以外,還將重心放到了公教和推廣方面。

早年前,有著瀏覽畫廊官網的人應該有印象,畫廊的網站通常只包含有限的信息,如地址和正在進行的展覽(國內畫廊目前絕大部分仍然是這種方式),但最近幾年,這些大型畫廊的官網充滿了各類信息。

如David Zwilner玩起了播客;高古軒發行起了“季刊”雜志,并正在網站上做“作家知識活動”。策展人和藝術史學家在“季刊”中提供了很多文章,你可以看到一個畫廊的外觀,試圖通過提供豐富的內容來讓你更懂他;Hauser&Worth專注于教育計劃,組織講座、放映和組織家庭活動,并為超過19000名學生提供了畫廊見學的活動。

一切的最終目的

從展廳到展覽,從公教到品宣,這些國際大畫廊如此不計余力的投入,其實最好的目的還是搶占優秀藝術家資源。

觀看去年《巴塞爾藝術展和瑞銀全球藝術市場報告2018》中的哪些畫廊做過“最具影響力藝術家TOP 20”的展覽,便不難發現這些“國際巨頭”的大畫廊不計余力投入的原因。

2017年全球藝術家展覽次數統計及各大畫廊所展出的“最具影響力藝術家TOP 20”展覽統計

為了讓畫廊與管理藝術家和藝術家作品的地產或基金會簽訂合同,畫廊必須首先獲得他們的信任。那時,藝術家和投資方最關心的是“它是否以令人信服的方式展示和銷售?”如上所述,博物館級設施、展覽、教育內容等是說服他們的重要材料,也是其進入海外市場也是一個重要條件。

據調查,2017年,畫廊經銷商中有58%都預期來年銷售會增長。相比之下,今年出爐的市場報告卻顯示出市場信心的驟減——只有30%的經銷商認為將在2019年迎來銷售額增長。這種憂慮反映出了當前宏觀經濟整體上的不確定性。而如今大畫廊的這些“手段”更是拉開其與中小型畫廊之間的力量差異,畫廊也逐漸呈現兩極分化;而在此環境中,小畫廊和那些不夠與時俱進的畫廊尤其不堪一擊。而中小畫廊以何方式何消除、改變這種狀態,我們只有拭目以待。

來源:99藝術網

贊賞也是一種態度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分享到:
|  2019-03-26發布  |   次關注    收藏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pc蛋蛋平挂 天龙线上娱乐 体彩排三6码组六遗漏 亿彩国际下载 pk10看走势图技巧 看牌抢庄牛牛4张概率分析 牌九技巧口诀推 时时彩开奖结果 澳盘即时 极速6合开奖记录